第1章Chapter 1

作者:沙

|

类型:欧洲·魔法

|

更新时间:2020-03-12 01:28

|

本章字节:1853字

我抱着圣经,拎着手提袋,匆匆忙忙穿过新赫罗纳清晨熙熙攘攘的街道。我不想落个错过祷告的骂名给哥哥,因为今天是我正式发下永愿,结束见习修女生涯的日子。


米里亚姆阿姨的三个女儿在门口跳格子,我下意识地拉了拉头巾,希望能悄无声息地掠过去,但还是被眼尖的小家伙们逮到了。我只能拔腿逃跑,她们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在我身后大声唱着那首带给我这场噩梦的歌谣:


“杀人如麻梅利莎,灾难源头施巫法,降生对视受诅咒,刻她容貌入血肉……”


我捂住耳朵一路狂奔,孩子们充满讥讽和排斥的喊叫声持续到米里亚姆家的大人出来制止才逐渐停息,我松了口气,沮丧地将手垂下去,整个早晨的心情都被彻底毁掉了。


我长到十六岁,从不愿听人提起梅利莎这个名字,她并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也未曾和她有过任何交集,但我确实觉得她就是让我整个生命变得灰暗的存在,因为我就是那首歌谣里提及的倒霉蛋。在新赫罗纳的古老故事中,梅利莎是一位作恶多端且逃脱了教会制裁的女巫师,她离开这座城镇时留下了无尽的恐慌和满目疮痍,许多人丧命于她的魔法。除此之外,她还诅咒了新赫罗纳的未来,假如这里有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和她对视过,就会丢失原有的模样,长成一张让人们看到就会想起她的不祥的脸。虽然当时还是个婴儿的我无法体会那种心情,但我的母亲说,她发现刚刚睁开眼睛的小女儿已经和站在窗外的梅利莎交换过目光后,当场便晕了过去,而梅利莎在混乱之中逃走了,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一天天长大,果不其然应了验,长得和梅利莎一模一样。


回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停在路边的橱窗外,看着光洁的玻璃上映照出我的身影。梅利莎真的也是这个样子么?我想象着我正与她面对面,我的倒影即是她的体现,就在此时,此地。可是不管怎么端详,我都实在无法将她端庄美丽的五官和清澈的视线与手上握着无数冤魂的恶毒女巫联系在一起。传说她也出生在一户普通人家,而其掌握巫术的秘密揭露之后,众叛亲离,瞬间置当时只是小女孩的她于孤立无援之境。然后她被村民们捕获,由教会在中央广场搭建起逆十字架,将她绑在上面烧死了她,连圣帕特尼教堂的画廊中都记录着那一天的场景。


也许相比她的遭遇,值得我庆幸的是我还有爱我的家人。为了保护我不被上帝视作反叛的异端而受到惩罚,在教堂任职神父多年的哥哥从我十岁起就将我带进教会,祈求上帝能在我今后的人生中伴我同行,保我安全。


六年转瞬即逝,我甚至连长大的准备都没做好,就已经要成为真正的修女了。感慨和唏嘘是有的,但无论如何我都将准时抵达教堂,这是所有人对我的爱意和期许,我绝对不会辜负他们。


我深呼吸几次,让自己回过神,细碎的阳光不知不觉洒满了新赫罗纳的每个角落,清新的风游荡着走过大街小巷,如同天父正温柔抚摸我的灵魂。我对这一切都充满了感激,也对今后的人生充满了希望。



当我恢复意识时,映入眼帘的是苍白的房间和病床。泪水涟涟的母亲坐在旁边握着我的手,发觉我睁开眼睛,她带着哭腔惊喜地叫起来:“奥莉维娅,我的小宝贝!感谢上帝,你还活着,太好了……”还未等我说话,母亲又赶紧呼唤房间外面的哥哥:“埃尔托!快来,你妹妹醒了……”


埃尔托马上推开门,跑到我旁边,来不及坐下便忙着摸摸我的头发和脸:“奥莉维娅,你感觉怎么样?还好么?”我盯着他,感觉他比我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瘦了很多,原本就单薄的身体此刻显得越发憔悴。


“你看起来很累,埃尔托。”我伸出一只手覆盖在他手上,轻轻搓着他手指上的关节。“我当然很累了……”他声音低沉又沙哑,眼睛和鼻子也有些红肿。然后他不说话了,只是把我冰凉的手拉到面前,用嘴唇贴着我的手背,呼出一些热热的气息。


母亲为我把被子掖好,哀伤地叹了口气:“埃尔托这四天都没有合眼。发愿日你离开家就没回来,埃尔托也没等到你去教堂,直至中午有人敲门通知我们,说你身受重伤,我们才赶到医院。你昏迷太久了,埃尔托一直寸步不离地照顾你……我们真怕你会再也醒不过来。”我听着她一连串的描述,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感觉光怪陆离,意识涣散。我盯着天花板上的浮雕自言自语:“我到底是为什么躺进医院里来了?”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埃尔托皱眉看向我,我并没有回答他,脑海里全是嘈杂混乱的光斑和噪音,我努力尝试着去回忆几天前发生的一切,并且下意识地说了一个名字。


“梅利莎。” 


“谁?”埃尔托脸色顿时难看极了,母亲也马上捂住嘴,想要掩饰她的惊惧和不知所措。


脑子里嗡嗡作响,和伤口的感知重合在一起,非常难受。我闭上眼睛,扬起另外一只手搭在额头上,有气无力地说:“是梅利莎,我见到梅利莎了。我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进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