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Chapter 2

作者:沙

|

类型:欧洲·魔法

|

更新时间:2020-03-12 01:35

|

本章字节:1574字

圣帕特尼教堂的钟声穿透半座城镇悠扬而至,我意识到该走了,可当我再次把视线集中到那扇橱窗上,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多出另外一个披着长衫斗篷的人影,露出来的脸与我毫无差别。我想也许那是我有生以来初次体验魂飞魄散的感受,就像躯壳里的灵魂被某种力量暂时抽离出去,思绪全部归于空白,连话都说不出口,哆嗦得要命,只能抬起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玻璃中她的镜像,不受控制的眼泪夺眶而出。


接着我意识到我的双腿不会动了,或者说是完全丧失了“逃跑”的反应能力。书上说有些动物见到天敌便会因过度惊吓而束手就擒,原来人类亦是如此。


然而梅利莎没有伤害我,她化作无数闪耀的星光消散在晨风里,不知去处,惊魂甫定的我还在大口喘气,泪水混着冷汗浸湿了衣领。之后,我几乎完全丧失理智,开始横冲直撞地往大路上狂奔,耳边风声呼簌,街道两边的建筑尽数消失在身后。我也不知道我在逃离什么,又似乎只是想将那份恐慌的情绪冲刷掉,全然忘记关注我周围的景物变化,待我反应过来便为时已晚了,一辆疾驰的马车将突然冲上道路的我狠狠撞翻出去,马儿受惊的嘶鸣逐渐远去,只剩下无形态的黑暗。


我躺在病床上陈述完这些遭遇,平静得好像置身事外。母亲早已泣不成声,埃尔托攥紧了拳头:“那个罪恶的女巫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妹妹?!奥莉维娅,别怕,等你发愿之后,上帝的光辉将笼罩你,驱散一切邪雾和阴谋,届时她将再也不能靠近你半步,总有一天,异端会灰飞烟灭,所有的悲伤和厄运也都会随之结束。”


“但愿一切都能好起来。”我尽力露出笑容,捏捏他的手,他俯身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会的。”他说。


确认我没事之后埃尔托提出要赶紧回教堂,母亲想送送他,两个人一前一后出去了。病房重新被寂静包围,我翻来覆去,那天梅利莎眼中深不见底的哀伤再次随之浮上心头。她当时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我听到她以恳求和警示的语气对我说:“不要相信他们,不要成为帮凶!”


回想起来,我竟然觉得她的身影如此落寞、凄凉。更可笑的是,有个莫名其妙的声音正告诉我,梅利莎不是坏人。对我来说,无论她本性如何,我长得与她一样总是事实,若非拜她所赐,我也不必承受如此糟糕的人生。我该恨她诅咒了我,却又没有对哥哥提起她留下的话……


各种各样的情绪在胸口涌动交织,令我呼吸困难,我昏昏沉沉,半梦半醒之间又睡了过去。



一周后,我顺利出院,皮肉伤大多恢复将愈,母亲担心我头部落下隐疾,又关我在家休养了十几天,时节步入初夏,我终于能够穿戴成正式修女,去参加早该完成的永愿庆典。


庆典弥撒由哥哥主祭,圣帕特尼教堂的其他九位神父参与共祭,跟我一同发愿的还有我的教友普里西拉和奎因,大约有六百多位教友参礼,近千人前来围观。面对喜悦弥漫的人群,普里西拉和奎因激动得坐立难安,我反而有些心不在焉。这段日子梅利莎的话始终萦绕在心头,既虚无缥缈,又掷地有声。


但我还是依依顺顺地完成了发愿仪式。我走到埃尔托面前,表示愿意加入教会,在场教友全体起立为我们祈祷,普里西拉和奎因也逐一跪下,双手合十,虔诚祷告:“我们愿献上我们的一生,终身服务于教会,生为主爱,死为主荣。”


埃尔托念过祝福经文,便要向我们传授发愿证物。新赫罗纳教区的永愿证物素来是刻有修女名字的戒指,我刚恍惚地伸出手,又立刻像被电击一样缩了回去,那句纠缠我许久的话突然如惊雷贯耳,在上空激起千层回声:


“不要相信他们,不要成为帮凶!”


众目睽睽,我在上帝面前不进反退,教友席上顿时议论四起,埃尔托自然也斥责了我。“奥莉维娅!”他凶狠地瞪我一眼,“你该领受你的发愿证物,请不要在这个时候嬉闹。”


“对不起,埃尔托神父。”我恨不得将下唇咬出血来,讪讪地低声道歉。领受完戒指,我就找借口离开了教堂,因为实在没有心情再参加后面的弥撒和聚会。埃尔托回来肯定会为此教训我,但我必须承认,当我想象过无数次的这天真的到来时,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